办公网英文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学术学科  学术研究  学术新闻

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资本论》精读会”纪要(二)

编辑:hefang 时间:2019年04月16日 访问次数:29

2019年4月10日上午,马克思主义学院“《资本论》精读会”第二次读书活动在西溪校区教学主楼1125举办。 本次读书活动精读的篇章为《资本论》第一卷《法文版序言和跋》、《第三版序言》、《英文版序言》和《第四版序言》,我院刘召峰副教授领读,马克思主义学院十余名师生参与。

6V1A7391.JPG

刘老师首先带领大家通读了《资本论》的法文版序言和跋》以及《第三版序言》。刘老师对《资本论》法文版的翻译、分册出版进行了介绍,并推荐了冯文光、张钟朴所著的《法文版<资本论>的独立科学价值》一书供大家参考。就如何理解《资本论》的副标题“政治经济学批判”,刘老师介绍了学者们的相关学术争论。日本有学者指出,《资本论》的副标题不应该译为“政治经济学批判”,而应该译为“政治经济批判”。他们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既是关于资本主义经济的批判,又是对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经济学说或资本理论的批判,但是主要的是对于资本的研究,而不是对于资本理论的研究。关于《资本论》 的研究对象问题,刘老师阐述了自己对于“资本”、“资本主义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三者之间关系的看法。刘老师说,“资本”的生产过程,就其广义而言,包括直接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生产总过程,因此,研究“资本”就要研究“资本主义生产”。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考察,主要不是考察这个生产过程的物质内容,而是考察这个生产过程的社会形式。

接下来,刘老师带领大家阅读《资本论》的《英文版序言》和《第四版序言》。刘老师说,马克思提出“劳动二重性”、“不变资本”、“可变资本”、“第Ⅰ部类”(生产生产资料的部类)、“第Ⅱ部类”(生产生活资料的部类)以及拜物教理论,这些都是术语革命的重要内容。谈到恩格斯所说的“术语革命”时,刘老师还说,资产经济学家研究了剩余价值的多个转化形式,且把它们作为“独立的组成部分”来研究,马克思则把剩余价值当做一个整体来研究(研究“剩余价值一般”),把利润、利息、地租等作为剩余价值的转化形式来研究;在马克思看来,商品的价值不是由工资、利息、地租等“作为独立的收入”组成,而是商品的价值转化为(分割为)各种收入;两者的研究思路之所以不同,原因在于资产阶级经济学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看作是永恒的、最终的阶段,而马克思却将其视为“人类经济史上一个暂时阶段”;两种不同的经济学类型,当然会使用不同的术语。在《英文版序言》的最后,恩格斯认为可以通过改良的方式来实现社会革命,认为英国是在欧洲唯一可能完全通过和平的合法的手段来实现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国家,同时,也不能指望英国的统治阶级会不经过“维护奴隶制的叛乱”而屈服于这种和平的和合法的革命。刘老师说,这就是要英国工人阶级组织起来,让统治阶级看到工人阶级力量的强大,进而不得不实现社会革命;恩格斯的这种思想可以概括为“暴力威胁下的和平夺权”。刘老师还就恩格斯与民主社会主义的关系问题,推荐了谢韬、奚兆永、张光明等学者的相关论文供大家参阅。

阅读《第四版序言》时,刘老师说,资产阶级思想家想通过质疑马克思的引文,来质疑马克思的学品、人品,最终达到否定马克思学说的目的;恩格斯等人则以充足的事实材料证明马克思做学问一丝不苟的态度,维护了马克思的学术声誉。

最后,刘老师还就“如何更快地在英文版马恩著作中找到引文出处”、“恩格斯是真如序言中所说‘凡是我不能确定作者自己是否会修改的地方,我一个字也没有改’,还是恩格斯的改动比他承认的要多”等问题与在场师生进行了交流。本次学术活动使参与师生们感到受益匪浅。

6V1A7399.JPG

(供稿:马克思主义学院2018级硕士生 陈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