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网英文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学术学科  国际交流

如何通过协商民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齐根大学政治系阿娜博士系列讲座纪要

编辑:hefang 时间:2018年04月24日 访问次数:472

2018年3月3日至11日,齐根大学政治系阿娜•迈纳(Anna Meine)博士受欧盟伊拉斯谟项目资助来访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做短期学术访问。来访期间为马克思主义学院和公共管理学院中外研究生举办了系列讲座:跨国界公民身份问题(Citizenship beyond borders)、跨国全球共同体理念(the ideas of Community on the Global Scale)、哈贝马斯的协商民主理论(Jürgen Habermas' Model of Deliberative Democracy)、欧盟一体化的前景(Perspectives on European Integration)。这些讲座立足于欧盟的政治实践,从政治学的视角探讨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的学理资源与可能实践进路。

阿娜•迈纳博士系列讲座首先从政治理论的角度勾勒了公民身份的最基本要素与维度,认为公民身份始终是公民与非公民之间的边界。由此出发,她进而介绍了当前有关如何处理边界的最新热点问题:定居的非公民是否有权、在什么情况下有权参与定居地的政治决策:不再定居于家乡的公民是否有权、在什么时候有权参与不再定居的家乡的政治决策?一国之公民是否可以拥有高于该国的更高层面的附加的公民身份?

阿娜博士以欧盟的公民身份为例分析了跨国公民身份的问题。欧盟的公民拥有双重公民身份,每个人都既是欧盟的公民,又是具体成员国的公民。那么,欧盟公民身份是否完整的公民身份呢?她认为,一方面,这些欧盟的制度通常是通过一国内部发挥作用的,但它们同时又具有超国界的特性;另一方面,欧盟公民身份在无需放弃具体成员国的公民身份的前提下,也有向着完整的公民身份演进的苗头。

跨国公民身份的问题必然牵涉到跨国政治共同体问题。阿娜介绍了跨国政治共同体的理论基础中存在着的宇宙城邦主义(Kosmopolitismus)和共同体主义之间(Kommunitarismus)的争论,以及政治共同体的三种不同观念:大卫.穆勒(David Millers)的自由民族主义;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的宪法爱国主义;以及梅利莎·威廉姆斯(Melissa Williams)的命运共同体观念。阿娜博士认为,欧盟一体化是国家共同体和跨国共同体的结合,将来的发展方向是,欧盟既是欧盟国家之间的联盟,又是欧盟公民之间的联盟。她认为,欧盟的模式可以用来描述将来的人类共同体,全球人类共同体可以参照欧盟的模式,即是世界公民构成的全球共同体,又是所有的国家构成的国家共同体。

阿娜博士认为,哈贝马斯的政治哲学可以为解决跨国政治共同体问题提供重要的思想资源,事实上哈贝马斯直到现在仍然在为欧盟一体化建言献策,其众多弟子在欧盟担任要职,是欧盟一体化的具有现实影响的重要思想家。随后,她非常清晰简要地介绍了哈贝马斯政治理论的核心概念,包括对话理论、社会理论、以及协商民主理论。她认为,协商民主是通过集体对话形成生活世界的过程,协商过程中形成的集体交流权力可以使生活世界避免权力与经济的殖民,使权力变成行政管理权力,使法律转变成对这个过程的保证。

阿娜博士认为,协商民主是界于自由民主和共和民主之间的民主类型,是界于个人权力与国家权力之间的人民治权。协商民主的理念也面临着一些重要争议:

1,共识形成的可能性问题:冲突的充分表达能形成共识吗?特别是宗教信仰的表达问题,宗教真理与公共话语能够兼容吗?协商中存在的修辞与情感的问题也是极难避免的。

2,公共空间的问题:公平参与公共空间的问题,也即公共空间的开放性和平等性问题;公共空间之间的关系问题;公共空间的边界问题,也即公私边界问题;强弱空间之间的关系问题,民间机构有可能进入议会吗?

3,宇宙城邦主义问题:哈贝马斯的理论潜在地是一种宇宙城邦主义,普世人权观念是漠视不同的共同体之间合法地存在着的差异的,因此有西方中心主义的嫌疑。

阿娜博士接着运用哈贝马斯的政治学说,探讨了欧洲一体化问题以及前景。她首先介绍了欧盟欧盟委员、部长会议、欧盟议会的基本机构与运作机制,然后分析了欧盟面临的来自不同角度的批判:1,自由主义者认为欧盟权力过大,对国家和人民的影响和干预越来越大,个人自由得不到保证,因而是不民主的;2,集群主义者认为,欧盟没有形成共同体,缺乏具有共同价值观的人民主体,因而是不民主的; 3,从协商民主的角度看,欧盟没有形成欧盟公共空间,以及基于这个公共空间的政治制度。从几个角度出发都可以看到欧盟合法性存在着赤字。阿娜博士介绍了解决合法性赤字几个出路:一是,通过有效解决共同问题获得输出合法性;二是促进欧盟各民族之间的相互开放,形成欧洲人民主体。

哈贝马斯主张从协商民主的角度改革欧盟。认为欧盟必然既是国家联盟,又是公民联盟,只有基于这种混合视野,欧盟才能是合法的。欧盟从国家联盟转向欧盟公民之间的联盟,同时国家权力转移给跨国共同体,只有这样,才能导致超国界的公共性与政治制度的联合得到保障,在欧洲公民的基础上形成共同的政治意识。哈贝马斯主张欧盟应该变得更强,将来要成立欧盟军队,形成欧盟政治文化、形成一套欧盟宪法。

阿娜博士的系列讲座从哈贝马斯的政治理论和欧盟的政治实践出发,清晰系统具体地勾勒了跨国共同体建设中面临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极有助于为我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所将遇到的问题提供参考。她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观念容易为西方民间社会认同和接受,但是在西方学术界尚未成为学术命题,她建议马克思主义学院联合欧洲研究中国学的学者、以及国际关系学、政治学学者中关心中国问题的学者、以及政府和民间各种智库的学者一起研究人类命运共同体观念,促使该理念进入学术界的讨论,使其成为一个国际学术界的学术概念,从而可以对国际关系的实践发挥更大的作用。

阿娜博士是德国银根大学国际比较与政治理论教授,研究方向为:(1)现代政治理论,特别是国际政治理论与民主理论;(2)跨国治理、跨国民主与公共性;(3)关于跨国界、超国界或世界城邦公民身份、欧盟公民身份的最新学术争论;(4)民主与疆域。专著有Komplementäre Bürgerschaften. Demokratische Selbstbestimmung in transnationalen Ordnungen《互补的公民身份:跨国秩序中的民主自决》。阿娜博士此次在浙大做的系列讲座以高超的理论工具研究具体现实问题的一个经典范例,对于我们了解欧盟危机的深层次根源及其出路具有重要意义。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崔顺姬教授和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张新樟副教授分别主持了两次讲座,马克思主义学院潘于旭副教授和汪建达副教授分别做了评议,中外学生二十余人参与听讲和讨论。系列讲座期间,阿娜博士与马克思主义学院有关老师讨论了伊拉斯谟项目德方学生来访的计划和课程设置建议,以及未来双方深化合作研究的设想。

(张新樟供稿)

图片1.png

图片2.png

图片3.png

图片4.png

图片5.png

图片6.png